新聞中心

杭州大劇院:擁江時代的文化領航者

來源:杭州日報刊發時間:2018/12/13記者: 厲瑋 、丁以婕

?
?
?
?
?
?
?

? ? ? 有人說,要想知道一座城市的文明和靈魂,看看它的劇院就知道了。杭州大劇院之于杭州市民,既是一座豐盈自我、閱讀城市的精神城堡,更是“一座具有獲得感與幸福感的劇院”。

 

? ? ? 2001年7月1日,杭州大劇院破土動工,標志著錢江新城建設正式啟動。加拿大建筑師卡洛斯·奧特的設計彎若皓月,在城池之東撐起一片豐滿藝術的星辰,也意味著杭州文化硬件建設的一個突破性進展。

 

? ? ? 2004年8月14日,剛剛竣工的杭州大劇院歌劇院內座無虛席,由杭州歌舞團帶來的舞劇《玉鳥》在此進行首場演出。1600位市民有幸成為首批觀眾,與臺上的舞者一起回到 4500年前的良渚。

 

? ? ? 從一開始,這座精神城堡就被賦予了表達城市人文屬性的特殊使命。改革開放四十年里,杭州大劇院誕生、成長、壯大,是新時代文化繁榮的一個縮影。14年來,從“西湖時代”到“錢塘江時代”,這里每天都在發生著“藝術質變”,潛移默化地提升市民的審美和氣質,從而改變這座城市的文化形象。

 

融合多種藝術形態

讓大劇院24小時都涌動著文藝氣息

 

? ? ? 杭州大劇院落成之時,是整個錢江新城最恢弘、最現代的地標性建筑。當時,旁邊的市民中心還在打樁,國際會議中心和城市陽臺相繼動工。那一夜,《玉鳥》之舞揭開了杭州大劇院的神秘面紗,一切都美得驚心動魄。

 

? ? ? 不過,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座城市的高雅藝術殿堂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一開始,杭州大劇院的物理意義遠遠大于其藝術氛圍。提及這個城東地標,市民們首先聯想到的往往是浪頭滾滾的錢江潮,和一個正在拔地而起的錢江新城。杭州文廣演藝集團黨總支書記、常務副總經理、杭州大劇院有限公司總經理洪見成說,距離高雅藝術的推廣和普及,當時大家還有一片認知空白和一段心理距離。

 

? ? ? 藝術的生命力,必須根植于人民群眾的沃土。一座城市劇院的命脈,不僅在于光鮮亮麗的外表,更在于豐富多彩的內容。一江春水穿城而過,14年來藝術的饋贈在錢塘江畔日積月累,漸漸溢滿。據統計,杭州大劇院2016年全年演出達220場,2017年全年演出共305場,到了今年,全年演出近400場。其中,公益性演出達到近一半,國際性項目占到了總演出的三成以上。

 

? ? ? 2018年的杭州大劇院,可謂好戲連番,經典不斷。挪威國寶級天團神秘園,王羽佳、捷杰耶夫攜手德國慕尼黑愛樂樂團,倫敦的原版音樂劇《貓》,愛爾蘭國寶舞劇《大河之舞》……如此重量級的演出陣容,是前所未有的。此外,陳佩斯和兒子陳大愚帶著《戲臺》和“喜劇佩斯三部曲”再度返杭,還引發了“現象級”的全城觀戲熱潮。

 

? ? ? 雖然杭州大劇院的建筑是靜止的,但其營造的氛圍是流動的。暮夜時分,戲終人散。大家走出大劇院,腦中的思緒與千年的錢塘江水一起緩緩悠悠流入夜色。此時此刻,錢江新城燈光秀、杭州大劇院音樂噴泉和下沉式露天劇場依舊燦若星河。城、光、水、影、樂,構成了一個迷醉而夢幻的夜晚。

 

? ? ? 不僅如此,作為城市公共空間的杭州大劇院,近年來還規劃了一系列更廣泛、更親民的藝術展覽。眼下,“錢塘觀潮”——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正在大劇院舉行,并免費對市民開放。一幅幅照片就像一把把開啟時間之門的鑰匙,帶著市民領略改革開放40年征途中錢塘江畔的華麗蛻變。

 

? ? ? 洪見成表示,劇院是市民文化品位的集中體現,能揭示城市的地方精神與文化特質。“我們要通過多種形式、多種內容的藝術普及,將高雅藝術滲透到城市的各個角落,并讓大劇院全天24小時都涌動著文藝氣息。只有這樣,劇院與城市才能水乳交融,成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為人們提供更多精神滋養。”

 

“悅亮”公益在行動 打造“一座具有獲得感與幸福感的劇院”

 

? ? ? 在杭州大劇院的無數標簽里,公益無疑是最溫情的一個。今年7月,杭州大劇院“悅亮”行動新聞發布會在鳳起路地鐵站舉行。杭州文廣演藝集團劇院運營部部長、杭州大劇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姜佳念說,選擇在這里開啟公益的第一篇章,就是為了融入城市,融入人群。

 

? ? ? “悅亮”這個名字,取自“月亮”的諧音。杭州大劇院形似一輪彎月,也表明了這個公益品牌將像月亮一般擁有蓬勃而永久的生命力。堅持不變初心,堅持文化惠民,創新藝術普及形式,拓寬藝術普及群體,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是杭州大劇院的文化使命和社會擔當。

 

? ? ? 文化不停,公益不止。今年秋天,杭州大劇院露天音樂會“再度來襲”,打頭陣的是家喻戶曉的“民樂名團”女子十二樂坊。姜佳念介紹,露天音樂會是杭州大劇院“悅亮”公益品牌的一個重要項目,所有演出公益票價均為30元。

 

? ? ? 沒想到,女子十二樂坊這場露天音樂會開票不到10分鐘,兩場共1400張門票就被全部秒光。姜佳念透露,這兩場音樂會的門票收益,還不夠劇場裝臺的成本。女子十二樂坊本是穩穩的“搶手貨”,杭州大劇院為什么反而樂于做“賠本”的事呢?為了讓逡巡在高雅藝術門檻之外的大眾百姓走進劇場,杭州大劇院一直在踐行文化惠民的信條。

 

? ? ? 當然,露天音樂會只是杭州大劇院諸多公益項目中的一個小小切片。今年,“悅亮”公益品牌推出了包含悅亮愛心書架、悅亮公益演出、悅亮公益展覽、悅亮藝術團四大板塊共計10個子項目。洪見成表示,杭州大劇院希望通過這個品牌,匯集和培育專業的高雅藝術觀眾,并為他們提供各種類型的普及活動。

 

? ? ?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9月,大劇院獻禮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悅亮”公益品牌就推出了共計40場演出。“明年,我們將進一步加大公益演出的占比,甚至翻一番。同時,增加10元-60元之間的公益票,并把國際頂級演出的票價盡可能降低。”洪見成坦言,文化惠民深入人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的目標,就是讓每個人輕松愉悅地走進劇場,心滿意足地走出劇場。”

 

? ? ? “未來,‘悅亮’公益品牌將惠及各個年齡階段、各個社會階層的群眾,杭州大劇院的最終愿景是進一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心打造‘一座具有獲得感與幸福感的劇院’。”洪見成介紹,2019年,包括悅亮公益演出、悅亮公益展、悅亮演評團、悅亮大師課等在內的各項“悅亮”公益行動將陸續與杭城觀眾見面。

 

? ? ? 杭州大劇院堅持潤物無聲地對全城市民進行“藝術滴灌”,將文化惠民力度做到最大化,將文化惠民范圍做到最廣泛。洪見成表示,公益往往有一種漣漪效應,杭州大劇院將帶動社會的力量將公益情懷播撒出去,從而實現對這座城市的反哺。

 

市民的精神社交空間 為杭州打造“中國演藝之都”添磚加瓦

 

? ? ? 大戲劇家莫里斯·梅特林克說過:“我到劇院去原本是想看到平凡的日常生活的美、偉大和莊嚴。”杭州大劇院的存在,讓市民們一個個看似平淡的日子,因為藝術色彩的點染而變得鮮活且美好。

 

? ? ? 26歲的小章是杭州大劇院的“骨灰級”會員,今年年初購買了一張5000元的會員金卡,沒想到兩三個月就用完了。她又買了一張10000元的鉆石卡,如今也看得差不多了。“對于我和我的朋友們而言,杭州大劇院就是一個精神社交空間。我平均一個月看1-2場演出,一般購買480元價位以下的票。平日都是呼朋喚友一起來看,偶爾也會獨自看戲。”

 

? ? ? 在小章這樣的專業觀眾眼里,這些年杭州演出市場的火焰越來越旺,世界級、高口碑項目越來越多。與此同時,綜合杭州大劇院近三年來的演出數據,不難看出,演出場次的逐年增加正是代表著杭州觀眾對于優質演出的需求正在不斷壯大,演出內容也更加多元化、國際化。

 

? ? ? 杭州大劇院在向上的海拔越走越高的同時,也在向內的維度上越走越深。面對人們精細化、個性化的文化需求,劇院的服務也更注重人性化、更突出體驗感。“比如,在觀眾等候劇目開場時,我們往往都會結合場地,在公共空間推出一些小型交流活動。最近,全新裝修的西餐廳也將正式開張,來不及用晚餐的觀眾,下了班就可以直奔大劇院大快朵頤了。”洪見成意識到,多一些細節性的考慮,多一些人性化的服務,就會讓劇院充滿人情味,讓觀眾產生歸屬感。

 

? ? ? 洪見成表示,杭州大劇院“光速”發展的背后,靠的是一支越來越專業、越來越自信的工作團隊。2018年10月23日,對于大劇院員工來說是極其普通的一天。陳佩斯執導、陳大愚主演的喜劇《托兒》連演兩場,完美落幕。觀眾帶走了美好的回憶和爽朗的笑聲,劇院人開始卸車、拆臺。當一切塵埃落定,載滿道具的貨車從夜幕中開走,已經是深夜零點,這一天就這樣結束了。“我很慶幸,與自己并肩作戰的這個團隊,雖然相當年輕,但是絕對職業,充滿了對藝術事業的執著和熱忱。”

 

? ? ? 今天,杭州大劇院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個空間,都被時間打磨過了,被觀眾浸潤過了,即便是散場后的時刻,也充滿著藝術劃過的氣息。未來,在洪見成的想象里,杭州大劇院的藝術切片還有更豐富、更新鮮的呈現方式。“比如,在露天廣場舉辦一次民謠音樂節,一把吉他,淺唱吟詩;比如,在大劇院西餐廳開啟一個沉浸式藝術沙龍,觸嗅香氣,聆聽音樂;比如,在高校開啟一次經典藝術講座,以深入淺出的形式傳播高雅藝術;再比如,在地鐵車廂,策劃一場傳統昆曲與現代藝術的跨界快閃,吹拉彈唱,拯救‘喪班族’。”

 

? ? ? 2018年,杭州文廣演藝集團正式成立。這也是在新形勢、新機遇、新要求下,杭城演藝市場整合劇院資源的一種創新和探索。作為集團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想見,未來的杭州大劇院必將推動杭州文化藝術發展和對外文化交流站在一個全新的起點之上,繼續演繹傳統與現代的藝術魅力,讓高雅藝術和文化惠民滲入城市的血脈,為打造中國演藝之都、助力杭州城市國際化添磚加瓦。

 

洪見成

加拿大提前开奖平台